原创小说《妾乃黄花》第八章 上路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8日
       《贵妃是黄花》第八章在农历五月初十五上路。 傍晚, 夕阳拖着长长的尾巴, 不肯降落。 一名侍卫上前催促:“皇后说该回宫了。”朱棣毫无疑问的说道。 :“让他们给我留一些人, 我听完晚课就回宫了, 其他人不准打扰顾清秀。” 刘璇闻言便下山, 留在原地。 山里的夏夜没那么热, 山谷随着夕阳慢慢变得空荡荡, 草丛中不时传来虫子的鸣叫, 时不时打破沉默的童心, 周围似乎开始出现露珠 树木。 花草和石板凝结, 瀑布旁的空气异常潮湿。 微风吹过, 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凉意。 朱棣站在一块巨石上, 低头望着山脚, 感慨道:“风景不错, 不站在高处, 永远体会不到它的魅力。 不要和一些朋友结下深厚的友谊, 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是否是知己。” 刘璇想着朱棣刚刚学会做大人时所说的话, 他是那么的年轻, 内心是那么的苍老, 不知道自己吃过多少苦, 听他说自己的心腹, 心里有些感慨 好笑。孩子, 怎么会认识自己一个大姐姐, 所以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打趣道:“君子是知己, 举剑出燕京。” 没了面子, 年纪轻轻的脸上就出现了不属于同龄人的愠色, 让刘璇看到后有些害怕。 道:“君马皇,

我是马白, 虽然马色不同, 人心不分, 但殿下, 我不只是一个女儿, 我和殿下也只是见过面而已。 我们的家庭背景不同。 这么远, 又是殿下的心腹, 百姓的女儿, 绝对没有资格。” 朱棣的眼中充满了深深的痛苦, 仿佛被人捅了一刀。 他听到了刘璇的画外音, 说他不喜欢自己比她年轻的借口, 于是说道:“人生没有老少之分, 谈友情、亲朋好友, 何必先调调呢? 从小不信任, 从小孤单, 今天来到周殿修仙洞, 祭祀时许了愿, 求神赐我一个。但神仙是朋友, 心里什么都可以谈。 许个愿, 我就去山里找。果然, 我看到你在高声念诵, 光彩如尘, 那一刻, 我以为是上帝听到了我的祈祷, 把你送到了我的眼前。” 刘璇听到朱棣的夸奖, 看着这么小的一个人, 她似乎是抱着一种极端的情绪。 想到弟弟的孩子童颜无忌的样子, 他有些同情, 心也软了下来, 想要哄孩子道:“如果你能去秦王宫, 你什么时候回来? 去皇宫, 你会下盲棋吗, 殿下?” 缓缓道:“我知道一点, 没那么高, 你以为我才九岁, 姐姐怎么可能修炼这么久” 刘玄被他幼稚的话逗笑了:“那怎么样 我们看星星吗?” “好吧好吧。” 朱棣开心地跳下岩石, 看星星是他早就想学的技能。 更何况刘基擅长看占星, 他的女儿一定知道很多。 刘玄聪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白纸做的扇子, 打开那张由蓝色细线连接起来的荧光标记亮点的星座图, 和朱棣坐了下来。 在一块大石头上, 面朝星空, 刘璇先把扇子上标出的三堵墙告诉朱棣:“这是紫微园, 这是太微园, 这是天石园, 墙就是城墙, 所以紫微园就是皇城。 宫, 左边八颗星, 右边七颗星, 你看我的蓝线把它们连在一起, 就像宫殿的城墙, 前后各有门。” 朱棣兴奋道:“原来如此, 那天空中的他们在哪里?” 刘轩将扇子中央的红点对准天空中的北斗星, 将他们面前的夜空一分为二, “殿下, 你看扇子的顶部, 是天上的那一个。” 天上的北斗星群, 在你的心目中, 连线是紫微园, 北斗左边的星群是天狮园, 北斗下方的星群是 参考我扇子上的那幅画, “两个人已经开心地一起看星星半个小时了, 宫里的人又来催促了, 朱棣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刘璇, 约好了见面。 下月十五, 紫霞洞。 见状, 朱棣在别过刘璇的扇子后, 像稀世珍宝一样兴高采烈地带着侍卫回宫了。 刘璇下山后, 上了自己的驴车, 跟着朱棣的豪华马车回天。
        是朱棣。 她被指示跟随他的车并照顾它。 今天, 他耽误了她回家的时间。 回到家, 刘璇没有告诉刘基朱棣的事, 刘基也没有再问, 因为他心里有太多的杂事, 因为朱元璋丢下他一个人看着刘基 谁无事可做。
        顺眼, 我把他叫到庙前, 交给他把他从视线里赶走, 把他扔了出去, 并让他准备割断风水龙脉。 明朝长盛不衰, 说他能配几个道士。 , 由他选择。 原来, 朱元璋昨晚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一道金光正朝着他的龙椅而来。 目光一闪, 只见三支金色的箭矢飞掠而过, 其中一支直接射在了黄金殿的大柱子上。 梦中, 朱元璋惊醒。 这段时间, 刘基一直坐在板凳上, 不好意思叫他来解梦, 于是一大早就把自己的噩梦告诉了李善长, 问道:“是不是说明 有人要拿走我的大明江山?” 李善长想起昨天刘基和陆畅谈过一次闲聊, 说中国有很多龙脉, 但并不是每一条龙脉都有运气。 只有在强大的能量之后, 才会诞生一个国王。 现任皇帝刚建立明朝, 龙脉财运丰厚。 放心, 只要将其他区域开始聚集龙气的山脉龙脉斩断, 明朝就永远存在。 . 于是李善长提议道:“圣主, 刘伯温懂风水, 让他调查那座山脉的龙气变化, 让他斩断龙脉。” 朱元璋闻之大喜, 便招刘济入朝, 将密诏信交给和尚方宝鉴。 到了要斩龙脉的地方, 他可以调动当地官兵协助他斩龙脉, 吩咐他做好准备, 立即出发。
        中国大地上有九十九座山脉。 以柳吉年近六十的体力, 一时不能断。 冬天, 山上封闭, 他不能工作。 只有夏天和秋天才有好时光。 其实这都是刘基的策略。 他不能完全辞去职务退休回家, 但他可以逃出金蚕的外壳, 远离应天城是非之地。 也许这更困难。 最近, 他在晚上看了天空之后, 发现西北有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刘基不愿意主动出击。 石小吉特意和陆畅聊起了中国龙脉的重要话题, 这让李山听了半天。 至于朱元璋为什么做梦, 刘基想他可能是真龙真帝, 西北的星运会给他一个提示, 可以帮他。 刘基知道, 是徐达和常遇春在西北歼灭了元朝残余势力。 元帝已经逃走了, 但烂船里还有三千颗钉子。 他们盘踞的西北六盘山, 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元代在那里, 边防和兵马得到了加强。 蒙元时期,

六盘山周围的陕甘宁交界地区气候以干旱为主。 该区域为宁夏府路、贺州路、公昌路、丰源路、延安路。 共同的交汇区, 尤其是蒙古崛起后, 宁南六盘山地区的军图极为重要。 铁木真统一蒙古后, 于1205年开始进攻西夏, 1277年成吉思汗驾崩。盘山, 此后袁定宗命蒙哥在六盘山驻军控制秦龙, 以谋攻蜀。 在元朝统一中国的关键时期, 六盘山的军事活动直接关系到蒙元两大帝国的生死存亡, 而现在徐达也在六盘山屡败屡战, 所以刘基想看看 它亲自。 刘基心中想着, 自己先将六盘山一带的龙脉斩断, 与人同行。 他记得那天璇玑道人说过的, 他们可以日夜相处。 刘基很佩服璇玑道人, 预言他们一定有这个。 一个外出修炼的任务, 刘基算计到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次。 他想一路从女儿刘璇身上受益, 把自己的绝活都传授给她。 刘基和刘玄都身着道袍, 与璇玑道人和璇玑大师一起, 驾着双马车, 向着丰源城(西安)而去。 刘基提议紫霞洞的璇玑道人跟他一起去。 , 朱元璋当即欣然答应, 这样周典的故事就有了不断的解释, 更重要的是, 负责龙虎山的道士不用离开, 免得耽误了龙虎山中各种祭祀的需要。 法庭。 马车从应天城西门出发, 道路十分平坦。 这要归功于朱元璋, 他是一位大格局的皇帝。 在他宣布的第22天, 他下令在全国范围内整顿和恢复邮局。 洪武二年, 投递站和快递店全部改建为邮政站。 每次袭击一个地方, 他们就召集工程队快速修路, 建驿站, 解决通讯和交通问题。 刘璇与璇在他负责开车照顾父亲和师父的时候, 玄仁的脸瘦得像脸上的纹路和割伤一样, 但他的眼睛却是圆圆的, 活泼的, 警觉的闪光似乎能捕捉到。 来自任何方向的任何运动。 十七岁的时候, 他身穿道袍, 身体却不是很纤细。 他的嘴唇周围开始长出一些稀疏的胡须。 他的皮肤略带铜色, 是山水、雨天、日月修炼的结果。 刘基拿出路线图, 教刘玄看。 刘轩数了数,

从应天到丰源城, 至少有四十二站。 每天走一站至少需要42天。 没有五六十天, 盘山地区是不可能到达的。 虽然有混水马站, 但是刘璇和璇玑看图讨论了一下整个过程, 因为算的快不了多少, 刘姬已经六岁了, 最近胃口不好 . 如果我太累而无法旅行, 我的健康就会受到影响。 几个人一路上没有耽搁, 也不敢在山水间游走。 毕竟, 皇帝的命是站在他这边的。 刚开始的时候, 刘璇精力充沛。 十天半后, 他开始晕车。 他吐出黄水, 然后趴在泥一样的软垫上休息, 早晚没有再打坐。 这时候, 刘姬会抚摸刘璇的后背, 让她感觉舒服一些。 有时, 当被激流扫过的驿道状况不佳时, 璇玑路长会给马车上头晕目眩的百惠中百惠针灸。 , 此时的刘璇经常会说:“父亲, 师父, 我太没用了, 我上辈子是战神, 好丢人。” 璇玑教导:“剑已磨, 梅花香自苦寒来, 再好。胎胎是生胎, 没有经验, 所以没用。” 刘基道:“你要珍惜这个机会, 师父同修, 难得的机会。” 进站后, 情况逐渐好转, 人们又开始跳楼生活了。 刘基告诉他下一站是华山站。 马车经过华山脚下, 柳轩仰头望着悬崖一般的峰峦。 心中不由升起敬畏之心, 璇玑道人道:“华山是全真道家, 他们宗门的紫霞功是秘籍, 不继承就不能得到真元, 也能得到真元。” 用木桩调整身体。”刘轩听后调侃道。 他说:“我自古就听说华山有一条路, 山峰险峻, 山高险峻, 上下不易, 山上修行的地方不多。 跳到山底后, 当然只能练站姿了, 呵呵。”玄奕高兴道:“师妹的话似乎有道理。” 刘璇和璇玑道人相视一笑, 觉得刘璇果然有让仙人活过来的本事。璇玑道教刘璇说:“华山尊为第四窟, 道观二十多处。 山上, 有修行洞窟七十二个, 历代和尚开凿, 吕洞宾、陈抟在此修行。”刘轩抬头看着锋利如刀的华山, 仿佛 填满天空。 难以想象, 山上有这么多道观。升天的机会越多, 刘璇就读了很多成道成仙的故事, 都来自华山。 天色渐晚, 玄奕的马车冲进了建在华山脚下空旷地带的华山驿站。 和沿途的驿站一样, 这里也是两进院落, 建筑风格高于官府。 一切都很好。 它可以容纳数十人。 有20多匹马, 10多头驴, 还有几辆拉东西的大车。 刘璇注意到后院有一个单独的类似监狱的房间。 有许多苦力和仆人要工作。 刘基拿出大内玉匾递给车站的邮政局长。 邮局局长看出刘基是个三品军官。 他虽然没有穿正式的制服, 但他知道跑腿是密令, 所以他拿出了客栈里最好的房间, 一一分给了他们。 期间,

餐费也在当地政府账户中报销, 马匹也换了。 吃过晚饭, 刘璇正要打坐, 开始补课。 一路上, 她没有好好练习。 这时, 璇玑道人来敲门。 门道:“拿着张忠道人给你的罗盘, 我们上山吧。” 刘璇走出房间, 就看到她的父亲和璇玑道士等在客栈门外。 旁边站着两个新面孔的道士。 他们似乎很老了。 , 她头上的混元围巾, 脸颊消瘦留着山羊胡, 刘璇见状连忙行礼, 其中一名身材稍高的道士问璇玑道士:“她是不是张中真传的七星? 盘子?璇玑微微一礼, 道:“是她。” 说完, 矮个子道士盯着刘璇许久, 道:“她真的是清雷的肉身吗?” 刘姬点头道:“ 她出生的时候是真的。“这是天上的霹雳。” 闻言, 两个道长中较高的对刘玄说道:“品道、玉树、青雷君不错, 相见甚欢,

相见甚欢。” 然后矮个子道士道:“可怜的道士, 西草, 七星真人, 幸运的, 幸运的。” 刘玄明白他们修行可能很愚蠢, 把自己当成某种神。 刘璇见父亲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一言不发, 只好傻了。 傻一乐, 反正这里有我的父亲和师父, 不管他们说什么, 只要一切都是傻乎乎的, 开心就好。 出了客栈, 玄奕已经在门口准备了一辆马车。 几人登上马车, 驱车前往华山入口处的玉泉院全真观。 马车上, 玉树和璇玑说道:“我的功力还不如你, 传过来的能量很强大, 我的能量比你的要弱很多。” 璇玑谦虚道:“你在高处, 能量自然会往上走, 你可以控制能量, 让我在两千多米以外的地方下来, 我感觉你的能量比我强。” 刘璇听着很羡慕, 心里想着, 只要修炼起来, 就可以升天了。 她以后会不会像他们一样? 看着父亲闭着眼睛休息, 一副游客般轻松的样子, 你不着急吗? 刚离开潼关, 下一站是丰源, 还要去六盘山。 还有很多距离。 在华山脚下, 席草叫来了在山脚下守卫玉泉书院大门的弟子, 帮忙照看玄奕的马车, 然后邀请璇玑一行人连夜登山。 刘璇莫名其妙的说道:“一夜之间爬山不危险吗?” 玉树一脸神秘的说道:“华山只有晚上爬山才安全。” 今晚的月光很亮, 像天上的仙人掌, 点着灯, 照亮了华山的登山之路。 但华山爬梯旁的山谷是一团黑漆漆的团团, 仿佛蒙上了一层黑布, 刘玄跟着带路的草路长一步一步上山, 而刘基则被包围了。 由玄奕和玉树走到刘玄身后, 前后搀扶, 在璇玑长殿后面。 果然, 华山只有一条路, 一个人走还是很宽敞的。 有些山路是用石板铺成的, 危险的地方还挂着铁链。 几个小时后, 几人汗流浃背, 终于来到了华山第四洞, 华山南天门的大朝元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