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菲亚的大宗业务“魔咒”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9日
       索菲亚在大宗业务上的“滑铁卢”, 打开了定制家居企业与房地产开发商之间的风风雨雨的一角。近日, 索菲亚修改了与中山宝富的业绩赌约承诺。对赌期满后, 索菲亚没有执行对赌条款, 也没有要求对方赔偿。反而是原周期翻倍, 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 , 并发出关注函, 要求索菲亚说明此举的合法性和合规性, 以及是否有损上市公司利益。上市公司事后修改对赌协议的情况并不少见。通过索非亚事件, 其投资中山宝富的初衷是后者有保利地产的大单, 希望通过中山宝富直接与保利地产合作。苦心经营的背后, 是家居企业向往的大宗业务渠道。在当时, 大宗业务备受推崇, 因为它可以快速提升家居企业的业绩规模, 即使利润低, 支付慢。不过, 随着房地产进入下行通道, 陆续暴露信用风险的房企也对部分家居企业造成影响。不仅如此, 索菲亚提到的这个“大客户”的流动性问题, 还牵连到了江山欧派、钢琴、志邦橱柜等几家定制企业。减值准备会降低一年的利润并不是终点, 索菲亚斯面临的挑战依然艰巨。一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填补大宗业务留下的空缺, 否则数据也会在2022年的营收中有所体现;二是大宗业务越来越“卷”起来, 优质楼盘客户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如何保证利润率, 还需要思考。深交所关注函显示, 索菲亚在202019年1月, 自有资金共计3397.33万元用于增资参股中山宝富。增资完成后, 持有中山宝富40%的股权。根据合同, 交易对手张建松与珠海龙东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龙东投资)承诺在2019、2020三个会计年度扣除中山宝富的非经常性损益。 2021年之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00万元、2000万元和3000万元。如未在三个会计年度内履行业绩承诺, 索菲亚有权要求张建松、龙东投资以每1元投资2.8元及转让比例向公司回购其持有的中山宝富股权。但索菲亚披露的信息显示, 2021财年结束后, 中山宝富的累计非净利润为467万元(未经审计), 与3000万元的目标值相去甚远。为此, 索菲亚调整了业绩承诺, 将VS的期限再延长3年。截至2024年, 6年累计非净利润不低于6000万元, 解除交易对手“2.8倍股权回购价格”。约束。如果按照往年市场情况, 在对赌协议到期时修改承诺内容, 将是“一记耳光”, 也将导致商誉减值风险。不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 2020财年之后, 受外部市场环境剧变的影响, 上市公司修改业绩承诺并非孤例。降低性能量。索菲亚调整了中山保富的业绩承诺, 条件比当初的约定宽松很多。为此, 深交所要求索菲亚明确业绩承诺计划的调整是否合法合规, 是否有利于保护上市公司利益。投资中山宝富, 索菲亚更深层次的目标是拓展大宗业务渠道, 与保利地产达成合作。早在2019年宣布对外投资时, 索菲亚就表示, 与中山宝孚的整合可以有效拓展公司工程销售渠道, 增加销售收入。彼时, 中山宝富与保利地产在装饰装修领域已有多年合作, 是保利地产全国区域油漆木门内门总部的集中采购供应商之一。 2018年7月, 中山宝富与保利地产签署《彩绘木室内门合作协议》。合同期限为三年。 2018年7月至2021年7月, 中山宝富将为保利地产广东片区(广东公司、粤东公司)为在建及在建房地产项目提供彩绘木室内门及产品的安装及售后服务.彼时, 索菲亚控股子公司索菲亚华和门业有限公司木门业务整体产能利用率较低, 销售模式以经销商渠道为主。有销售模式, 从而达到消化产能, 增加销售收入的目的。除了木门业务,

索菲亚还计划通过中山宝富或直接与保利置地合作。生产合作, 进一步发展橱柜业务、地板业务等全屋定制产品业务。在大宗业务上寻求与地产商合作, 索菲亚的目标不仅是保利地产, 而且近年来积极拓展融创、龙湖、中海、万科等品牌, 以及陷入困境的龙头地产公司。去年流动性危机。 .输赢都无所谓。 2021年下半年, 索非亚的主要客户, 一家领先的房地产公司, 发生债务危机, 导致其应收账款的可收回性、已发行商品的可变现净值、预付货款的可收回价值等问题.年报显示, 截至2021年底, 索菲亚应收房地产公司总账款超过11.5亿元, 其中应收账款4.62亿元, 应收票据3.41亿元, 预付购房款3.52亿元。因此, 索菲亚不得不为房地产公司的应收账款计提减值9.09亿元, 坏账率达80%。事实上, 索菲亚2021财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8.49亿元, 计提坏账后, 第四季度扭亏为盈, 亏损7.26亿元。受此影响,

索菲亚2021财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下降89.72%至1.23亿元,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200万元, 同比下降96.98%。索非亚管理层承认, 这是对公司“最沉重的打击”。 “公司管理层进行了反省并进行了深刻的审查和问责。随着公司规模越来越大, 业务越来越复杂性不断增加, 这次挫折提前给公司上了一堂深刻的课。 “与地产公司的合作曾经对索菲亚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情。2017年1月, 索非亚与地产公司在河南成立合资公司, 双方分别持有60%和40%的股权, 建成位于河南兰考的一家家居生产项目,

生产定制衣柜、橱柜及配套定制家具产品, 随后双方对合资公司进行两次增资, 注册资本由1亿元增至4亿元。 2017年索菲亚大宗业务渠道占比为4.59%, 2018年为7.99%, 到2020年, 大宗业务渠道收入占比将大幅提升至18.08%, 翻看年报可以发现2020年索菲亚前5大客户销售额占全年销售额的5%, 占比也达到16.66%, 其中最大客户销售额占比8.6% 6%。 2021年虽然最终还是要计提坏账, 但来自大客户的大宗业务收入仍计入总收入, 大宗业务渠道收入占比15.41%, 因此索菲亚的百亿收入目标并没有推迟到一定的时间。程度。
       年报显示, 2021年, 索菲亚前五名客户的总销售额为18.23亿元, 占全年总销售额的17.52%。 , 其中, 第一大客户销售额为6.25亿元, 占全年销售额的6%。为了将损失降到最低, 2021年7月, 索菲亚还将享受物业公司1的爆款。6亿元债务, 换取合资公司40%股权, 使其成为全资子公司。只是事情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了。
       现在他们已经失去了房地产公司的大宗订单。如何消耗被收购子公司的产能也需要新的出路。虽然“重创”,

但索菲亚并没有放弃大部分业务的打算。
       索菲亚在年报中表示, 随着房地产领域商品房精装修范围不断向衣柜领域延伸, 为大型房地产精品提供定制衣柜、橱柜、木门的大宗用户业务装修工程将成为公司新的销售增长点。未来, 索菲亚大宗业务总体战略是稳步推进, 持续优化大宗业务客户结构, 重点发展有保障支付能力的工程客户, 做好风险控制、应收账款催收和应收票据风险管控。对于索菲亚来说, 大客户倒闭带来的考验不仅仅存在于2021财年。未来这家龙头房企的缺席将影响后续财年的营收, 除非索菲亚能够弥补短时间内。
       在这部分业务中, 要找到相同规模的客户并不容易。雪上加霜的是, “随着房企信用危机的不断发酵, 定制家居企业对优质客户的争夺更加激烈,

这也导致了房企毛利率水平的大幅下滑。大宗业务。”易涵智库指出。 2021年索非亚大宗业务毛利率降至20.47%, 同比下降2.89个百分点。加之净利润大跌89.72%, 索菲亚毛利率同比下滑3.35%点, 下降到 33.21%。 Sophia解释说, 毛利率下降主要是受2021年下半年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 公司生产成本上升, 但产品销售价格并未同步调整;另一方面, 公司产品SKU在短时间内大幅增加, 直销、整机组装、Milana运营等多重因素结合, 导致生产效率下降。此外, 报告期内, 索菲亚出现多项费用大幅增加, 财务费用同比大幅增加92.95%, 主要是公司票据贴现业务及银行借款增加所致。行政费用和 R结算方面, 以商票居多, 部分房企在开票时会给予一定的优惠。 “在大宗商业模式下, 相比房地产开发商, 家居企业的议价能力较弱, 预融资的属性容易加剧现金流风险。”海通证券也认为, 大宗业务有其弊端, 但大宗业务的市场规模相当可观。公司积极加强与房地产开发商的合作, 实现大宗收入的增加, 并通过规模化生产逐步提高毛利率。在定制企业中, 欧派最早参与大宗业务, 1995年开始进入房地产建筑配套橱柜市场。2009年索菲亚与保利、万科等房地产龙头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开始专注于促进大宗业务。 2010年, 智邦家居开始布局国内精装修地产项目的B2B业务。江山欧派于2012年下半年进入大宗业务市场, 金厨柜于2013年开始全面发展工程代理, 2014年代理开始全面承接大宗业务。海通证券分析师郭庆龙在相关研报中表示, 2020年金牌、智邦、欧派、索菲亚的大宗营收占比将分别为34%、31%、18%、18%。在本轮房企信用风险敞口中, 定制家居行业话语权不足、盈利能力低、回款慢、垫款容易带来现金流风险等弊端逐渐显现。索菲亚、江山欧派等定制龙头企业已对相关房地产开发商的坏账计提了一定比例的减值准备。鹏元征信认为,

随着房企的曝光, 大部分家居企业未来业务或将回归谨慎发展。汇盛国际金融总裁黄立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2021财年房企债务风险对家居企业的影响只是部分暴露出来, 未来几年影响只会加深。年, 因为性能数据往往滞后。损失也是可塑的。 “不仅仅是某家龙头房企在爆款后没有需求, 其他房企大宗业务的需求也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出现下滑。”黄立冲认为, 定制家居企业未来需要更加谨慎。如果大宗业务的客户方出现流动性问题, 甚至会损失家居业务这几年赚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