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思达遭控股股东密集减持 巨额商誉悬顶“埋雷”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7日
       深圳报道称, 在万利达成功“借壳”后不久, 珠海塞纳印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塞纳科技”)开始频繁通过上市公司进行收购。在这些收购之后, 它开始了密集的减产模式。自去年12月以来, 塞纳科技已减持13次。据悉, 赛纳科技是上市公司纳思达的控股股东。密集减持, 面临资金压力 截至6月17日, 赛纳科技本月通过大宗交易减持4次, 持股数量减少约2226.73万股, 占比2.094%。在此之前, 塞纳科技在去年12月和今年3月以同样的方式密集减持了9次。据《华夏时报》记者测算, 塞纳科技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4.224%的股份, 交易金额约为10.24亿元。除上述减持外, 塞纳科技还进行了可交换债券互换(15塞纳E2)和限制性股票的注销。 2018年11月以来, 纳思达控股股东减持5.0003%,

持股比例也由58.9497%降至53.9494%。需要说明的是, 赛纳科技已质押3906.5万股, 占上市公司股份的68.09%。但塞纳科技的减持似乎并未结束,

其上市公司6月18日披露的《简单股权变动报告》称, 未来12个月内, 将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和市场情况变化, 进一步处置和调整所持上市公司股权, 不排除继续增减其在上市公司的股份。股权。言下之意, 塞纳科技未来很可能会继续减持。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沉萌认为, 塞纳科技很可能面临来自资金链的压力。
       因为在频繁减持之后, 其绝对控股地位并没有改变, 但减持可以带来现金收益, 缓解现金流压力。再者, 高频减持对上市公司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赛纳科技成立于2006年4月, 主营业务为自产激光打印机和多维打印机的研发、生产、加工和销售。珠海恒鑫丰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恒鑫”)和SEINE TECHNOLOGY LIMITED分别持有其52.09%和26.95%的股份, 是其持股比例超过5%的前两名股东。珠海恒鑫由王东英、李东飞、曾阳云分别持有40.732%、29.634%和29.634%的股权, 而SEINE TECHNOLOGY LIMITED由益熙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熙国际”)持有86.24%。再上一层, 珠海恒信还持有亿熙国际36.67%的股权。此外, 上述三人还通过珠海艾派克斯投资有限公司控制了艾派克斯Ⅰ。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该公司还持有塞纳科技3.19%的股权。
       显然, 塞纳科技借壳上市后, 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由庞江华变更为王东英、李东飞、曾阳云。不过, 截至目前, 庞江华仍持有纳思达7.36%的股权, 是上市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值得一提的是, 上述借壳于2014年9月完成。频繁的收购, 巨额商誉挂在塞纳科技之上, 上市公司业绩并未迎来大爆发。相反, 2015年和2016年, 纳思达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81亿元和6100万元, 相应下降了17.92%和78.28%。在此期间, 上市公司收购频繁。其中最大的两项是对 Static Control Components,

Inc.(“SCC”)和 Lexmark International Inc.(“Lexmark”)的收购。 SCC的主营业务是通用打印耗材芯片的设计、生产和销售, 以及通用和再生打印耗材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利盟主要从事ISS业务和ES业务。其中ISS业务主要生产销售各类激光打印机及相关耗材、配件等一系列打印管理服务, ES业务主要为客户提供整套企业软件解决方案。 2015年7月, 上市公司以6296.73万美元成功收购深南建设100%股权。需要注意的是, 此次收购是在深南建设业绩已经下滑的时候进行的。 2013年和2014年, 深南建设分别实现净利润1557.7万美元和274.9万美元, 同比下降82.35%。成为纳思达全资子公司后, 深南通信业绩未见起色, 过去一年甚至出现较大亏损。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历年上市公司年报发现, 2016年和2017年, 深南建设的净利润分别为63.72万元和130.01万元, 对上市公司业绩的贡献仅占1.04%和0.14% . 2018年, 深南通业务成为上市公司业绩拖累, 亏损5789.38万元。此外, 纳思达未对收购深航形成的商誉2, 516万元计提减值准备。在上述收购之后不到一年, Ninestar 又发起了其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收购。 2016年4月, 上市公司发布交易草案, 以2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4.69亿元)收购利盟。截至2015年底, 纳思达经审计资产总额仅为31.19亿元, 是后者的5.6倍。此次“蛇吞象”收购于当年11月完成。
        2016年, 收购利盟的成效体现在纳思达的收入中。今年, 纳思达实现收入58.05亿元, 同比增长183.3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100万元, 同比下降78.28%。一个事实是, 此次收购并没有为上市公司带来利润。 2017年, 上市公司收入直接进入百亿级别, 价值213.24亿元, 同比增长267.31%。由于 ES 业务经营不善, 持续亏损。 2017年7月, Ninestar以13.1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0.86亿元)的价格出售了主营业务实体Kofax Limited 100%的股权, 剥离了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软件业务。今年, 纳思达迎来了高光时刻, 实现利润9.49亿元, 同比增长1454.39%。收购利盟为上市公司带来新的商誉187.72亿元, 占2016年商誉的99.8%。虽然剥离ES业务, 相应的商誉也减少了一部分。截至2018年末, 历次收购上市公司形成的商誉余额为128.19亿元, 其中收购利盟产生的商誉余额为123.27亿元, 占比96.16%。上述商誉未计提减值准备,

深交所已在年报问询函中要求说明原因及合理性。年报被问, 短期偿债压力巨大, 所谓“高光”是暂时的, 纳思达业绩爆发式增长不可持续。 2018年, 上市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9.26亿元, 同比增长仅为2.8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51亿元, 较2017年仅增长0.13%, 处于停滞状态。过去一年, 上市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1.59亿元。 2017年该值为3.94亿元,

同比增长约447.95%, 明显高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其增速与上市公司营收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6.34亿元, 同比增长153.89%)不匹配。对此, 6月10日, 深交所向纳思达2018年年报发出问询函, 要求上市公司说明三者增速不匹配的原因。这是上市公司自2017年以来第二次被质疑年报。根据纳思达2019年一季度报告, 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74亿元。现金流急剧下降, 从极其充裕到一点也不好, 而纳思达只用了3个月。成功收购利盟后, 海外收入成为纳思达收入的主要来源。近两年, 上市公司境外收入分别为200.32亿元和202.65亿元, 分别占总收入的93.94%和92.42%。从细分产品来看, 2018年, 除打印业务(含原装耗材)和耗材产品增长外, 纳思达软件及服务、芯片、配件及授权等产品均呈现下降趋势。关于最近四款产品下滑的原因, 《华夏时报》记者采访函已发送至上市公司, 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此外, 上市公司的研发费用也从2017年的16.41亿元下降到2018年的14.79亿元, 占营收的比重从7.69%下降到6.74%。 Ninestar 将此归因于出售 ES 业务。造成的。 2018年, 纳思达总资产361.14亿元, 是2014年末资产的25.59倍。负债总额一度达到275.49亿元, 是2014年末负债规模的55.86倍。可见上市公司债务扩张速度快于资产扩张速度。值得注意的是, 纳思达也面临较大的短期偿债压力。 2018年, 上市公司货币资金34.04亿元, 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借款和非流动负债分别为35.65亿元和11.46亿元, 后者是前者的1.38倍。 2019年一季度, 上市公司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均增加77.82亿元, 货币资金减少, 仅为32.99亿元。
       其中, 单一货币资金与短期贷款缺口达10.41亿元。